旅游规划设计,美丽乡村建设规划,园林bwin下载地址设计

南苗,如何“北调”?

2018-03-14  0
随着沿海地带的城市绿化初步饱和,先发展起来的企业开始率先寻求其他市场空白。但似乎南方苗木市场出现不稳定,从业者就会自然的把目光转到北方市场,尤其在2008年左右、2014年左右的两个阶段里。这正是苗木行业震荡最严重的两个阶段,不仅面临城市基本绿化的饱和,还有行业内部同质化日趋严重、人工土地等成本上涨、外来资本进入等,竞争越来越强、库存越来越大,资材、人才都开始外溢。但这两个阶段却也有不同。事实上,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“南苗北调”现象便已出现。如果说当时是为了占得市场空白而求得更大发展,那么到了2008年是浸透整个行业的苗木迁徙——从发达地区向其他地区转移,东部地区向内陆地区转移,大中城市向乡镇农村转移,公共绿化向居家园艺转移。2014年,房地产投资增速大幅下滑,苗木市场受到波及再次陷入低谷,苗木迁徙、外溢再次成为讨论话题,南方苗企再一次把眼光投向北方。其中,以技术、标准等优势进入,为大家所共识。2017年4月份,雄安新区的横空出世,让刚从上一轮低谷中缓缓走出的南方苗木从业者提了神,不少人跃跃欲试,却发现“不够发达”的北方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进。20年间,不断有南方苗企选择北上发展,有人留下来了,更多的是打道回府。对于留下来的人来说,南北市场各自发展各有特色,每个阶段有每个阶段的需求,技术、品种并不是唯一优势。上世纪80年代,南方苗木市场混乱、低迷,许金观等人正是这时候选择北上,北上期间带去不少南方苗木。届时北方市场刚刚起步,品种不多属于完全空白,南方苗企若要留在北方,只有一种可能,要当地绿化部门相信,南方的苗能在北方过冬。也就是“南苗能留下来”,那此时最大的困难就是技术。随着苗木行业草莽时代的结束,苗木行业迎来快速发展直至2008年,期间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,发展过快所带来的内部问题也明显浮现:科技水平、结构性过剩、信息不透明等,延续到2014年甚至至今,所以“新品种”“差异化生产”是谈得最多的话题。但彼时,北方苗木也已发展10年有余,南方有的或者说多的,不一定就是北方缺的。真正作为南方苗木产业驱动力的是新品种研发、包装,以及技术的革新能力,而此时北上,却不是周期性长的新品种,及时了解市场动向、工业化的技术和标准才是。南北两方最关键的改变是,杭州G20峰会的召开和雄安千年秀林的启动。G20是南方基础绿化后的城市美化典型案例,也引来不少北方设计单位考察,设计层面的重视带动了北方造型苗、草花组合、观赏草元素等艺术形态的花木产品;以往谈标准都是南方在引领,这次雄安新区出了个造林标准,难住了全国苗木企业,有人说尤其是华北地区,且这个标准的长远性及辐射范围,几乎确定了未来北方甚至全国发展。此时,南方苗企再进北方,苗木技术达人刘斯衷认为,围绕工程项目做生产是北上需要改进的地方。2017年,雄安“千年秀林”工程启动,瞬间吸引各地苗圃关注。然而大量的苗木需求,却未能给各地带来更多惊喜,大量退苗告诉市场,雄安高标准并非危言耸听。虽然目前,按传统培育思路的苗木还有很大市场,甚至雄安新区的也用了不少二级苗木,原因是找不到更好的苗木。生产标准并非建设目标。在苗木生产从个体户到企业的转变过程中,从业者深受影响,继而过分关注苗木标准,比如“分枝点”“杆直帽圆”“原冠苗”等。这是标准,而标准永远值得商榷,相反真正值得注意的关键词是“千年大计”“生态”“可持续”,因为目标才是追求的根本。因此,“乡土树种”“苗圃苗”用苗原则下的“原冠苗”才成了这次雄安用苗的争论焦点,此外还有“兼用”也是一大特点,如“苗森兼用”“苗景兼用”等。除了选苗方面对生态的重视,在种植方面雄安也严格遵守生态建设规律。两会期间,全国人大代表陈华元表示,会把生态优先理念贯穿雄安新区建设全过程;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何立峰,“大家对建设高标准高质量的雄安新区,按照世界眼光、国际标准、中国特色、高点定位这样的要求来规划建设雄安新区,都有高度的共识。”无论是京津冀生态协同圈还是雄安新区都是如此,所以当下正在进行的传统标准必然随发展而改变。按植物生长自然规律培育大树,以主干疏层形为主要树形——早先就有人提出,但是没有受到市场和生产商的重视,直到2016年生态文明建设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,以及雄安新区的定位。“雄安标准是一个趋势。”中花协绿化观赏苗木分会副秘书长闫大成表示,现在所谈的雄安高标准只是针对乔木而言,花灌木方面并未提出明确标准。他认为,苗木企业应该实行定向的生产和培育,走规模化、专业化的道路,“这是社会发展的需求。”
前一篇:没有了
后一篇:现代小区bwin下载地址设计需要遵循的原则